砚右右子

上帝保佑,阿门

实在想不出什么标题了

#最近空气中有秋天的味道了,我觉得秋天是适合恋爱的季节

1. “烟花!御坂御坂兴奋的指向被染成五颜六色的天空”少女的眸中也映射出五彩斑斓的花火
“那应该不叫染吧”
“诶?!一方通行一点儿也不浪漫!这种时候竟然还吐槽御坂,御坂御坂恨铁不成钢的扶额”
白发的少年侧过身来,嘴角不经意的上扬,“烟花没你好看,Last Order。”轻柔的声音被下一秒巨大的烟花声淹没,最后之作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一方通行一张一合的嘴唇,却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一~方~通~行~御坂听不清楚你在说什么!”少女傻傻的捂住了耳朵
少年弯了膝盖,贴在她耳边,“我说,烟花的声音好大。”
最后之作的呆毛随着她点头的动作也摇晃起来。

2.最后之作在吃糖,一方通行平时是根本不关心的,但是今天他一直盯着最后之作。
“准备抢糖吗?御坂御坂警惕的问,就这一块了!我不会退让的!”说着撕开糖纸,把最后一块糖咬住,炫耀似的多停留了会儿
猝不及防的一个吻,一方通行咬下了一半的糖,“挺甜的,下次换其他口味。”

3.最后之作早就想放风筝了
她买了好久的风筝终于在今天派上用场了。今天大概是已经进入秋天了,可风不太大,天气温和,是个外出的好天气。
其实最后之作最初是想一个人偷偷溜出去的,没成想走出门发现忘记拿风筝线了,正准备回去的时候,一方通行打开了门,手里拿着的正是最后之作需要的风筝线——“风筝线在我这,你和风筝想要飞哪儿去呢?”
他倚在门框上,晃悠着风筝线,不似从前冰冷的眸,是温柔的,望向最后之作。

4. “一方通行~你看着我~御坂御坂试图用霸道总裁的语气说道。”
“十秒钟哦,十,九,八……唔,诶诶?一方通行你不按照套路来!御坂御坂害羞的指责道。”
“我想亲就亲,还需要等十秒钟吗?”狡黠的笑。

5.最后之作最近有了手机,对于刚到手的新玩具,最后之作爱不释手,尤其喜欢拍照,每次一方通行瞧见她时,她都在举着手机四处瞎拍。
一方通行还真有点儿好奇她到底在拍什么,当最后之作把手机放到他面前他才发现,不论是茶几,餐桌,沙发,墙壁,书桌,不论什么,每一张照片里总有一方通行的存在。
“臭小鬼”一方通行嘴上这么说着,眼里却带着笑意。

6.最后之作也很好奇一方通行的手机里会有怎样的照片,会有自拍吗?还是偶尔路过的好风景?最后之作印象中从没看见过一方通行用手机拍照的场景。
此刻一方通行的手机就在茶几上,他人在洗澡,咳咳,好机会。
不出所料,锁屏密码是0831
而翻开相册,几乎全部都是最后之作的后脑勺,背影,侧脸什么的,只有仅有的一张正面照。
没办法,最后之作心里想,拿起手机自拍了一张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7.这是他们俩第一次同乘火车。
最后之作说什么也要坐硬座,一方只好退了已经买好的软卧票。
缓缓发动的火车上人很少,或许是因为现在是工作日,最后之作费劲的拉开了窗户,扑面而来的风中有植物的味道,窗外是一片田地,有几个背着锄头的老人。
又路过一条江,江水并不清澈,但是是很单纯的颜色,火车闪的太快,他们还什么都没看清。
夜晚,原本坐在对面的最后之作跑来一方通行身边,躺在后者膝枕上,“一方一方一方一方”
“干嘛啊喂”
“御坂只是想看着你说晚安,所以……晚安啦!御坂御坂盯着一方通行的眼睛说”
傻子,一方默默地想,“嗯,晚安”
所以她想坐硬座就是为了膝枕吗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