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右右子

上帝保佑,阿门

没想到地面已经有落叶了
今天是秋分,秋分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树叶和树枝分别的日子


充满冰棒汽水味道的夏天融化在炙热的阳光下
秋天绵绵的雨季,潮湿的九月来了
雨伞,桂花,黑色的衣服
想侧过头就能撞见喜欢的人的目光

秋天真切的到来了
早晨的风凉飕飕的,即使一整天穿两件衣服也不会热,街上多了卖月饼的人,更重要的是,桂花开了

忍不住回去截图了

实在想不出什么标题了

#最近空气中有秋天的味道了,我觉得秋天是适合恋爱的季节

1. “烟花!御坂御坂兴奋的指向被染成五颜六色的天空”少女的眸中也映射出五彩斑斓的花火
“那应该不叫染吧”
“诶?!一方通行一点儿也不浪漫!这种时候竟然还吐槽御坂,御坂御坂恨铁不成钢的扶额”
白发的少年侧过身来,嘴角不经意的上扬,“烟花没你好看,Last Order。”轻柔的声音被下一秒巨大的烟花声淹没,最后之作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一方通行一张一合的嘴唇,却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一~方~通~行~御坂听不清楚你在说什么!”少女傻傻的捂住了耳朵
少年弯了膝盖,贴在她耳边,“我说,烟花的声音好大。”
最后之作的呆毛随着她点头的动作也摇晃起来。

2.最后之作在吃糖,一方通行平时是根本不关心的,但是今天他一直盯着最后之作。
“准备抢糖吗?御坂御坂警惕的问,就这一块了!我不会退让的!”说着撕开糖纸,把最后一块糖咬住,炫耀似的多停留了会儿
猝不及防的一个吻,一方通行咬下了一半的糖,“挺甜的,下次换其他口味。”

3.最后之作早就想放风筝了
她买了好久的风筝终于在今天派上用场了。今天大概是已经进入秋天了,可风不太大,天气温和,是个外出的好天气。
其实最后之作最初是想一个人偷偷溜出去的,没成想走出门发现忘记拿风筝线了,正准备回去的时候,一方通行打开了门,手里拿着的正是最后之作需要的风筝线——“风筝线在我这,你和风筝想要飞哪儿去呢?”
他倚在门框上,晃悠着风筝线,不似从前冰冷的眸,是温柔的,望向最后之作。

4. “一方通行~你看着我~御坂御坂试图用霸道总裁的语气说道。”
“十秒钟哦,十,九,八……唔,诶诶?一方通行你不按照套路来!御坂御坂害羞的指责道。”
“我想亲就亲,还需要等十秒钟吗?”狡黠的笑。

5.最后之作最近有了手机,对于刚到手的新玩具,最后之作爱不释手,尤其喜欢拍照,每次一方通行瞧见她时,她都在举着手机四处瞎拍。
一方通行还真有点儿好奇她到底在拍什么,当最后之作把手机放到他面前他才发现,不论是茶几,餐桌,沙发,墙壁,书桌,不论什么,每一张照片里总有一方通行的存在。
“臭小鬼”一方通行嘴上这么说着,眼里却带着笑意。

6.最后之作也很好奇一方通行的手机里会有怎样的照片,会有自拍吗?还是偶尔路过的好风景?最后之作印象中从没看见过一方通行用手机拍照的场景。
此刻一方通行的手机就在茶几上,他人在洗澡,咳咳,好机会。
不出所料,锁屏密码是0831
而翻开相册,几乎全部都是最后之作的后脑勺,背影,侧脸什么的,只有仅有的一张正面照。
没办法,最后之作心里想,拿起手机自拍了一张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7.这是他们俩第一次同乘火车。
最后之作说什么也要坐硬座,一方只好退了已经买好的软卧票。
缓缓发动的火车上人很少,或许是因为现在是工作日,最后之作费劲的拉开了窗户,扑面而来的风中有植物的味道,窗外是一片田地,有几个背着锄头的老人。
又路过一条江,江水并不清澈,但是是很单纯的颜色,火车闪的太快,他们还什么都没看清。
夜晚,原本坐在对面的最后之作跑来一方通行身边,躺在后者膝枕上,“一方一方一方一方”
“干嘛啊喂”
“御坂只是想看着你说晚安,所以……晚安啦!御坂御坂盯着一方通行的眼睛说”
傻子,一方默默地想,“嗯,晚安”
所以她想坐硬座就是为了膝枕吗

空帆船

当我听到风从我耳旁呼啸着掠过
我爱这艰难又拼尽了全力的每一天
那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快乐

夏末,风扇吱呀呀的转着
穿着短裤的小男孩坐在栏杆上,摇晃着白净的双腿,一口一口舔着快化掉的雪糕。

白色的短裙和步频是一样的摆动节奏
女孩子匀称的小腿和纤细的脚踝,都是青春最美好的样子。

通行禁止/0831

#砚右右子
#总字数刚好是2000字呀,整数,我喜欢。

        晨曦的光照透过窗帘,星星点点的映照在床上四仰八叉的那位身上——侧抱着枕头,软软的脸颊埋在枕头里,少女小嘴微张,还不停念叨着“一方通行…御坂御坂…最…最………了”含糊不清,头顶的呆毛还十分配合的摇了摇。
        什么啊,这个丫头怎么还说梦话。
        早已经起床的一方通行被黄泉川出门前叮嘱了,要叫醒最后之作,于是此刻正准备拉开窗帘,听了这迷迷糊糊的梦话,挑了挑眉,放下拄拐慢慢蹲在了最后之作的床边,虽然嘴里吐槽着这位睡相很差,可眼神中还是藏不住温柔。
        “喂,”一方通行推了推缩成一团的最后之作,“小鬼,都什么时候了,快起来啊。”……然而某人好像并没听到拍了拍一方通行的手,甚至还翻了个身。
        嗯,ok可以没关系,一方通行再次尝试了一次,可效果并不理想。
        一方通行怀疑这个小鬼是故意这样做的,直觉。
        和小鬼相处久了,自然一方通行也有了治她的法子。所以平静的走了出去并特意没关门。
        “诶?诶诶诶?就这么放弃了吗?人家明明是想给你个惊喜的啊。御坂御坂十分疑惑的自言自语道。”看来一方通行的直觉的确很准,听到了渐远的脚步声,最后之作立马弹了起来,看到未关的房门又偷摸的躺了下去。
        把被子里的礼盒重新藏好后,最后之作闭上了眼睛,却又立马被一阵香气惹得双眸发亮,毕竟她也还没吃东西的啊!饿!
        “这个蛋包饭闻起来还不错,吃起来应该也不错吧,至少可以满足空荡荡的胃。”在门口不远处端着蛋包饭的盘子踱步的一方通行特意提高了点儿声音。与此同时心里默数着五个数。
         在数到四的时候最后之作就冲了出来,穿着宽大的睡裙,乱糟糟的头发,放光的双眼紧盯着盘子:“一…一方通行!太卑鄙了!竟然用美食诱惑御坂御坂!”
        “所以,你要不要吃呢” 红眸浅笑。
        最后之作重重地点了点头,扑了上去,结果扑了个空。“怎么刚喊你起床你没这么积极?这下就活蹦乱跳了?”一方通行明知故问。
         “嗯…御坂御坂我完全没听到啊?!对!肯定是睡的太熟了没听到吧!这也是难免的啊~御坂御坂无奈的说”然后——“我开动了!御坂御坂激动而又迫切地说”抢过盘子以后,才发现蛋包饭上有用番茄酱写下的“初遇日”,咧嘴笑了。
         一方通行把头扭到了一边去,脸颊微微有些发热。
        “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御坂御坂有些感动的说,一方通行心细的一面也让御坂御坂好喜欢!”呆毛摇来晃去的,配合着女孩大大的双眸和绽放的笑容,一时间让一方通行有点断片。
        回过神以后揉了揉她的脑袋,把盘子放在餐桌上,“会忘记的难道不是你吗?睡到现在才起来,电影都要错过了”最后一句是一方通行小声嘀咕的。
         “才没有!御坂御坂激烈地反驳道”然后飞奔到自己房间取出了一个粉嫩的扎着蝴蝶结的纸盒子,稚气的脸庞带有一点儿羞涩,“那个…这是御坂御坂精心准备的礼物。不许说不喜欢!御坂御坂发出了警告!”
         打开盒子,是奇怪的一个徽章,橙色和红色为打底色,上面用银线歪歪扭扭的绣着几个字——遇到你非常开心。
         一方通行收到惊喜后表面看似冷静,实则耳根都红透了,“还不错嘛,小鬼也懂事了,会自己做东西了啊”
         一把礼物送给一方通行,最后之作就开始吃蛋包饭了,听后骄傲的扬起了头“一方通行以后不要小瞧我哦,看看看,这些伤口就是我懂事的见证者!御坂御坂自豪地伸出了手”
         小小的手上有好几道伤痕,看的一方通行忍不住皱了眉头“臭小鬼,自己不会就别勉强啊”分明就是心疼了!
         “不会哦!因为是第一次和一方通行相遇的日子,所以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值得纪念的!自己做的才更能表达御坂御坂对一方通行的喜欢!御坂御坂说着又忍不住吃了一口蛋包饭”
         还是拿她没办法
         一方通行从椅背上拿起外套,“快吃,等会儿一起去看电影”,两张被捂热乎的电影票。
        “哇哦!是**大冒险诶!一方通行赛高!御坂御坂发自内心的称赞道”
         于是为了快点儿去看电影,最后之作不仅自己吃着蛋包饭,还时不时的往一方通行嘴里塞
         “我都说了吃过了啊”
         “不行!是御坂御坂喂的所以与众不同!必须吃哦!御坂御坂试图发出强硬的口气”

                                      …………

        后续就是,在初秋的电影院,一个背着呱太背包的少女靠在一个别着奇怪的徽章的男孩的肩上,看着有趣的电影,吃着甜蜜的爆米花,陪伴在最重要的人身边。